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牧仙志 第一百八十一章 我们不一样

发布时间:2019-10-12 22:45:43

牧仙志 第一百八十一章 我们不一样

道牧胡梦盈二人,不着声色的会面。两人上下其手,给众人端茶倒酒,一旁开烤着肉,宾主皆欢。

唐龙一开始,也就象征性,浅尝截止。随后,气氛烘托下,唐龙也不颤抖了,跟青年们一样,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由于没有牙齿,道牧见唐龙,都是一口一口,直接吞咽下肚,着实生猛,哪似表面这般老弱病残的模样。

众人半饱之后,无需道牧胡梦盈忙碌。二人与唐龙父子同桌,道牧面对唐龙,胡梦盈面对唐水。

“唐龙老头和那几个女剑修,透着一种诡怪,不似普通修士。”道牧一边咀嚼鲜美多汁的烤肉,一边传声给胡梦盈,将他发现的细节,一一说出。

“唐龙和这几个女剑修,皆是妖灵。”胡梦盈一边为道牧斟酒,一边回应道牧,将她发现的细节,也一一说给道牧听。

“难怪……害怕天雷……”道牧将烤肉“咕噜”吞咽下肚,拿起酒碗,一干二净。“你是狐,怎不怕?”

胡梦盈不答,道牧顿觉自讨没趣,“可有办法,在你我绝对安全情况下,将这群妖孽一锅端?”

道牧同胡梦盈心灵交流之际,面上却同唐龙父子有一句话,没一句闲聊,倒也其乐融融。唐水想跟胡梦盈搭话,都给胡梦盈冰冷以对。胡梦盈越是如此,唐水越是心痒痒。

半刻钟后,胡梦盈终是回应道牧,并非没有办法。不过,道牧得做好屋院化作灰烬的心理准备,且要全程配合她,百分百信任她。

“行。”胡梦盈话才落,道牧立即给她一个铿锵有力的回应。

道牧斩钉截铁一个“行”字,语气中没有半分犹豫,让胡梦盈一度认为道牧究竟是不是道牧。

这屋院对道牧来说,应该有着特殊的情感。

这屋院对道牧而言,应该不容他人毁坏才是。

这可是道牧生父生母留给他唯一的念想,他诞生的地方。

“真是个无情的人类……”胡梦盈暗暗讽刺,语气充满不屑。胡梦盈换位一想,换做她自己,定会犹豫再三,寻求他法。无论如何,也做不出道牧这般干脆。

道牧往嘴里塞满烤肉,筷子敲了敲酒碗,示意胡梦盈倒酒,“我们不一样……”语气苍白无力,却又很坚定。

“小哥,雪仇之后,有甚打算?”唐龙趁着酒兴,嘴巴颤喏喏道。

“还愿,洗去眼睛的血色。”道牧不假思索,话没经过大脑,直接道出,“娶织女,归隐此处,生儿育女。神来杀神,佛来杀佛。”

空气顿时凝结,本是喧闹杂然,忽然鸦雀无声。唐水见道牧的神情语气,毫无半点玩笑意味。最后一句,“神来杀神,佛来杀佛。”也太搞笑,这分明就是无忌童言。

“噗”,终是忍不住,唐水朝道牧喷出酒水。

道牧头也不抬,凭空一道小气旋,将酒水聚集,一同倒出屋院外。道牧余光扫向唐龙父子,“人不是妖灵,总是要有梦想,不是?”

“是是是……”唐龙点头赞许,而后呵斥唐水,多学学道牧。

唐水望着胡梦盈,笑吟吟,直道自己没道牧那么远大的梦想,只要能娶得胡梦盈这样的道侣,足矣。

道牧听得出唐水的真挚,难得一笑,“要不,你就从了唐水兄?”甚至还顽皮的眨眨眼,**胡梦盈。

胡梦盈怒目圆睁,两手叉腰,娇声呵斥道牧,“本仙子的意中人,是能驾驭七彩祥云的天仙!”

啪啪啪,道牧满面赞许。

他人都误会了道牧的意思,以为道牧在暗笑胡梦盈,就连胡梦盈也认为道牧在嘲笑她。道牧怎么可能会嘲笑胡梦盈呢,道牧看来,只要有梦想的人,都不应该被嘲笑。

何况远在织女星的织天仙女,亦是天仙。他道牧妄图织女,不也是痴心妄想。凡界泥潭癞蛤蟆,妄想吃仙界天鹅肉。

也是机缘到了,胡梦盈正愁如何将气氛烘托。道牧这一鼓掌,直接让气氛沸腾到极点。

男人们看着胡梦盈娇怒嗔喝,胸前雄伟抖动,心火燃烧,沸腾到极点。女人们看见胡梦盈无论气质,无论长相,皆艳压群花,妒火怒烧,亦是沸腾到极点。

体内气盛,自亿万毛孔喷涌,血液如洪奔腾,气出更甚。如此循环,慢慢的,身体松懈,心理怠惰。

口干舌燥,酒水猛下肚。呼吸急促且粗大,又丝毫没能注意到,空气中多出一股淡淡香味。

一个个人的眼睛,水波荡漾,蒙上一层淡淡白雾。如此状态下,他们亦还觉得自己头脑清醒,眼中所看画面,异常清晰。

一个个人,走路东倒西歪,如同道牧在走酒鬼瞎晃。如此状态下,他们亦还觉得自己脚步稳健,一身飘飘然,健步如飞。

谈天论地,吹牛打屁,胡吃海喝

,美人相伴,四位一体的情况下,时间流逝只在谈笑间。约摸到了正夜,不少人开始出恭,亦或小解,不过都是男人。

一阵凉风袭来,刺得道牧颈脖寒颤。胡梦盈倾身过来,附在道牧面前,吐气如兰,温润痒耳,“妾身去小解,你独自陪贵宾一会。”

“嗯。”道牧低声应允,也没回头看胡梦盈,依旧与唐龙交谈。

胡梦盈对道牧如此殷勤,道牧总是冷冷冰冰,唐水甚是不喜,深深妒忌。终见胡梦盈离席,一人独自出外行动,内心痒痒,无法平息。

见胡梦盈跨出院门,一个女剑修也跟上,瞧那情势似不太妙。唐水连忙起身,道是去出恭。唐龙也没多想,此刻和道牧聊得正欢,挥手让唐水赶紧滚蛋,免得在此煞风景。

半刻钟后,胡梦盈眉皱面怒进了院子,对着冷漠的道牧“哼唧唧”就是一顿埋怨怒骂。道牧哑然问她,唐水和那女剑修,怎没了影儿?

“他们恬不知耻,如此境地下,野合!”胡梦盈气不成声,仿佛受到极大的凌辱一般。

道牧闻言,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接上话。唯有将头转向唐龙,嘴巴微张,话还没出。唐龙便已喃喃道,“这畜生一向如此,望仙子莫怪。”

胡梦盈气得两手叉腰,咬牙切齿,蹬着鼻子怒斥唐龙几句,而后转身就向其他桌席走去。道牧唐龙,二人相视苦笑,摇头叹息,皆道“惭愧,惭愧……”

约摸过了半个时辰,亦不见唐水和女剑修回来。唐龙老脸皱成满褶的包子,低声怒骂,“畜生!有辱斯文!”颤抖起身,欲要亲自去将唐水领回来。

“息怒,息怒……”道牧见状,连忙起身,扶住唐龙左臂,感觉抱着一把锋利的大刀。明明如手臂一般圆滑,却给人以透骨的锋利。“唐水兄,本是有些不喜我。您老人家,再这般搅局,只怕小道要入驭兽斋,当真无望。”

“他敢!”唐龙右手中指向天,“他违逆老头儿,怕是要上天?!”话才落,屋顶上的苍巅雷云,轰隆一声巨响,应了唐龙的景。

这一瞬间,道牧敏锐感受到一股蓬勃的妖气,手臂锐利如神兵。直觉利气穿皮透骨,惊得决刀在腰间轻颤。

道牧连连出言,安抚唐龙,好说歹说,总算让唐龙坐下。道牧应了自己的承诺,亲自去请唐水回来。就在道牧之前,不过数十息,才有两人步出院道。

又过一刻钟,道牧和唐水以及女剑修一起回来。或因野合被打断,又气唐龙多管闲事,唐水只跟唐龙寒暄几句,而后硬是拉着道牧一同去别桌。

唐水盛情邀请下,道牧自是不能推辞。遂跟唐龙赔罪几句,才跟唐水一起去,空留唐龙孤零零一人一桌,冷冷清清,不似其他桌恁般热闹鼎沸。

唐龙心理甚是不满,亦没说什么。心觉能让道跟唐水多交流,并不是什么坏事。反倒能让他拥有更多的筹码,跟斋主谈判要好处。想到这,唐龙脸上泛起不一样的光泽。

道牧胡梦盈很快融入集体,人们依旧频频踏出院门,出恭或者小解。谁要起身出去,就直接站起来,出去即可。无需跟谁谁讲一声,早已没人在意这些细节。

不知不觉间,香气渐无,屋院愈加燥热。人性渐无,原始兽性渐起,场面趋于失控。

“热!”人们开始埋怨灾地的环境恶劣,却不自觉自己妖血沸腾,蒸腾妖气已从亿万毛孔喷涌,萦绕其身,弥漫屋院,汇聚成妖雾。

狼嚎虎啸,狐娇蛇嘶,于灰白的妖雾中,此起披伏,不绝于耳。

唐龙独坐独酌,好似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本是颤抖不休的身体,却已不再颤抖。呆呆坐在原地,不动如山,老脸皱成团,稀疏的眉头都不见踪影。

其他桌位,热闹迷乱的人们,完全没有注意唐龙。一股气自唐龙体内鼓吹,荡起一道道气浪,吹散涌来的妖气,缕缕黑烟自体内涌出,缭绕其身。

蓦地,唐龙眼睛怒睁如金鱼眼,透过眼眶淡淡的雾气,可见黑得透彻的眼球,倒影着眼前秽靡污乱的场面,以及不断诋毁他,讽刺他,挑衅他的人。

下一刻,眼中场景换了一副模样,那正是谪仙城穆府!

佳木斯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十堰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保定治疗男科医院
佳木斯好的性病医院
十堰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