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高华证券:对美国政府负债的最新分析

发布时间:2019-12-04 09:42:08

高华证券:对美国政府负债的最新分析 2012-03-05 类别: 机构: 研究员:

[摘要]

对美国政府负债的最新分析在今天的日评中,我们将更新此前对联邦、州及地方层级政府负债不同指标的分析。虽然过去两年公共部门持有的联邦债务总额大幅上升,但若剔除金融资产,其上升速度并非如此之快。同期,无备资养老金义务和福利计划的估算额有所下降,主要归因于2010年执行的联邦医疗计划政策变动(但若无额外政策变动,进一步改善预计将无法实现)。

过去几年,随着联邦赤字的扩大以及州和地方政府预算严重吃紧,投资者开始格外关注于政府各层级的负债水平。大约两年前,我们曾经从多个角度分析了政府负债规模,不仅从政府各层级进行考量,而且关注于隐性和显性债务以及净负债和总负债(请参见AndrewTilton和AlecPhillips于2010年4月22日发表的美国金融市场日评:“衡量美国政府负债的恰当指标是什么?”)。我们将在下文中更新并拓展此前分析的数据,并总结我们对于当前政府资产负债状况的最新思考。

哪些债务具有重要意义,取决于评估哪项风险。我们可以通过多种方法来区分不同类型的债务:

联邦与州/地方政府负债。评估总体政府负债比单单分析州和地方政府负债更为有用,因为为州和地方政府发债提供支持的收入已经在联邦层级被征税。此外,如果分开考量,那么政府各层级之间大量的财政转移支付和持有的证券可能会夸大总体负债水平。

总负债与净负债。过去这一区别在州/地方层级一直很重要,部分州/地方政府持有的金融资产基本上与其负债水平相当。最近,由于2008年以来多项金融领域计划付诸实施,这一区别在联邦政府也开始变得很重要。

表内和表外负债。公共部门持有的负债显然被看作是表内负债。除此之外贷给联邦信托基金的负债(理论上讲属于不可交易的国库证券)也可被看作是表内负债,因为这些负债受制于联邦负债上限,并明确出现在预算中,尽管并未由公共部门持有而且也不像市场上交易的债务那样有偿债需求。表外负债更具主观性,因为分界线并不明确。举例来说,2008年以前政府支持企业(GSE)的负债通常从诸如此类的分析中被剔除,但目前这些负债通常被看作为与联邦预算直接相关,尽管GSE发行的证券并未被加总到官方负债总额中。尽管如此,其他债务(通常以担保或保险的形式)通常并不会被计入联邦表外负债。规模最大的要数联邦储蓄保险公司(FDIC)的存款保险,其保险存款规模接近7万亿美元;其他联邦贷款担保大约超过3万亿美元。由于这些贷款担保和保险是以保费和国会授权的直接补贴(被用于支付所有相关债务或支出)作为资金支持的,只要保费和贷款补贴计算正确,这些计划对于总负债的净影响应该接近于零。

当前和未来的负债。这一区分具有重要意义,原因至少有二条。首先,如前所述,有关无备资负债估算值的不确定性较高。虽然人们一直更为关注州和地方层级养老金(估算的资金缺口为1万亿美元至3万亿美元以上),但如果有关成本上涨和经济增长的假设发生变动,联邦层级资金缺口估算值的波动幅度甚至更大。其次,项目调整会产生巨大影响。福利支出指数化的微小变动会导致无备资负债的变动幅度达到数万亿美元。2010年医疗改革法案实施之后曾出现过这种情况,因为Medicare支出被削减(在该计划中预计的资金缺口缩小)而且节省下来的资金被用于大多数长期福利估算支出范围之外的新支出。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