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能源反腐为鉴解密能源官员落马因由

发布时间:2019-08-15 19:59:52

  多年之后,当刘杨和他的合作伙伴在创业之路上驭风疾行之际,不知是否还会记起,当年那段奔波于北京月坛南街 8号院的日子。

  月坛南街本是北京西城一条长不过五六百米的宁谧小路,却因周围星罗棋布着2 家副部级以上单位而收获外号 部委街 。作为整条街上最具人气的所在, 8号院内则坐落着两大实权部门 国家发改委及其旗下的能源局。

  彼时,刘杨还是某民营能源企业负责政府公关的专员,这座大院自然要三天两头前往拜访。

  企业里做政府关系、对外合作的,平时的工作就是跑能源局。有时恨不得每天都去。去了其实也就是找领导吃个饭顺便咨询一下,问问对某个拟申报项目的看法、打听最新的行业政策。 刘杨说。

  在他看来,去了未必有多大用, 但公司给工资就是让你干这个。有事没事都得联系人家,吃顿饭也不一定是为了办事。

  这样的日子直到一年前刘杨开始创业才告一段落。那之后,他再也没踏足 8号院。不仅他不去,那些当初和他一样频繁跑能源局的同行们也明显疏懒。

  最近的确冷清多了。 尽管已置身局外,刘杨对局里的事仍了如指掌, 听说里面的人现在都很谨慎,该干啥干啥,没其他想法。

  这样的转变源自能源局过去一年来发生的一系列变故:

  就在刘杨开始创业的一个月后 201 年8月份,原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 双开 (开除党籍和公职),并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今年5月21日,最高检通报了国家能源局核电司司长郝卫平、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被立案侦查。仅仅两天后,最高检又宣布以涉嫌受贿罪,依法对国家能源局副局长许永盛、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司长王骏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到了6月份,有消息称国家能源局电力司副司长梁波被带走调查,后者成为今年能源局第5名落马的官员。

  如果加上石油、电力系统的落马人员,整个能源系统过去一年多来 出事 的官员及高管不下20人。

  一时间,能源圈几成 腐败圈 ,圈内人人自危、噤若寒蝉。

  王骏那些事儿

  6月下旬的一天,赶到月坛南街 8号时已临近正午。周围嘈杂不休的蝉鸣衬着大院里那栋巍峨肃穆的高大建筑,在湿热的天气中令人愈感烦闷。楼下大门外,十余级台阶上,进出者行色匆匆,有的甚至还提着拉杆箱,但每个人脸上却挂着同样焦灼不安的表情。

  外人并不知道,就在这栋大楼的顶层其实还有个阳光房,里面配置了数个可供打羽毛球和乒乓球的场地。

  发改委和能源局经常组织自己人打球,每周都会固定打几场,有时也会请我们去观战。 有着多年部委跑项目经历的白符凡(化名)对上证报

  据说,以往能源局是打乒乓的人多,尤其一些上岁数的男性官员,但最近风向陡变 几乎没人打乒乓,全改打羽毛球了。

  那是因为江湖上传当年打乒乓的人中有不少被 干掉 了,而至今没出事的那帮人都是打羽毛球的。 白符凡道出个中真相。

  于是乎,一些跑项目的人也开始练起了羽毛球。

  而在之前被立案侦查的能源局官员中,王骏确是出了名地爱打乒乓。

  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胡学浩向上证报证实了王骏爱打乒乓的说法, 原先周末还和他经常在一起打。

  在他看来,尽管王骏乒乓球技不错,很多观点却不足为数, 平时碰到还会和他理论理论。

  他给叙述了一则关于王骏的小故事: 有次开智能电论坛,会上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国家应大力发展新能源。王骏当时是最后一个发言,因为他官最大。他却说, 你们都要发展新能源,但需要钱,需要补贴,这些钱从哪里来?还不是来自老百姓?

  他意思是光伏不可能太快发展。这话一说大家也无可辩驳,因为他是制定政策的人。但其实我和他的看法并不一样。2005年,我们为发改委做个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项目,当时提出的装机目标是2020年要达到 000万千瓦。这个目标还算保守,也受到太阳能学会专家的认可。没想到,最后发改委批下来的数字只有180万千瓦。 胡学浩说。

  这个规划其实就是2007年那份饱受争议的《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其规定:太阳能发电到2010年达 0万千瓦,到2020年达180万千瓦。

  耐人寻味的是,王骏原本到今年6月就可以退休。不料就在退休前的一个月,他在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司长任上落马。也正因此,不少舆论都认为他 出事 与主政新能源有关,甚至怀疑祸起金太阳工程中的招标腐败。

  从多位接近高层的人士处证实,王骏此次 出事 与新能源几无关系,完全是由于当年在电力审批过程中出的问题所致。

李彦宏:拥抱互联网每个行业都是风口
2011年福州智慧物流天使轮企业
2011年嘉兴家居种子轮企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