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286章_1

发布时间:2020-01-16 20:53:27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286章

当陈兴赶到厂房时,已经是十几分钟后的事情,钟灵给陈兴打了,她本以为这些警察是陈兴带过来的,但她并没看到陈兴的身影,弄清这些人也不知道陈兴是谁时,钟灵才知道事情不是她想的那么一回事,这些及时赶来的警察跟陈兴没关系,钟灵也一下又着急了起来,担心陈兴是不是根本没被放,又或者被带到了其他地方,担心陈兴的安危,她立刻给陈兴打了,没想到也是一打就通,陈兴在那头同样惊喜的问她怎么样了。

郑广源也和陈兴一块过来,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陈一鸣自是也在,陈一鸣这次颇为高兴,第一时间过来救人的是区分局的人,此刻区分局带队过来的负责同志,一名张姓队长给他汇报着情况,原来是绑架刚发生时就有路边一栋商品房的住户在楼上恰巧看到,立刻就打报警,区分局这边接到报警后,调取事发路段的监控记录,锁定犯罪嫌疑车辆,迅速组织警力侦办此案,在案发后不到一个小时内就找到了犯罪嫌疑人藏身的地方,也及时解救了被绑架人。

“不错,行动迅速,指挥有方,你们分局这次行动完成得很漂亮。”陈一鸣夸着面前的这位张姓队长,他都没记住对方的名字,但他也无需记住,一个小小的大队长还不值得他这个全市政法系统的老大去特意记住名字,他只知道区分局这次给他长脸就行了,到时候要表彰,给区分局的负责人说一声也就是了。

市长郑广源在一旁听着也是暗暗颔首,分局的行动倒是比市局还迅速,市局刚刚才调阅监控记录发现了线索,分局这边就破案了,虽然两边没及时沟通信息,但区分局的行动的确让人满意。

“这个案子既然是你们区分局最先接手,那后续的审讯,也交给你们。”陈一鸣说道。

那名向陈一鸣汇报的张姓队长,一听到陈一鸣的这句话,整个人像是如释重负一般,长长的出了一口大气,冷风吹来,这名张姓队长感觉到自己后背湿漉漉的,一阵阵阴冷。

“陈兴,你的朋友也没事了,那我也就不多呆了,明天你最好还是到医院检查一下,这样心里才会踏实。”郑广源笑着对陈兴道,见到陈兴的朋友是个女性,郑广源明智的不多问,也不想多待,只是关心陈兴记得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

“郑市长,多谢你关心了,明天我会到医院去拍个脑CT。”陈兴笑着点头,郑广源刻意关心,陈兴也得领人家的情。

郑广源离去,陈一鸣也是片刻之后就走,临走之前只是关心的慰问了钟灵几句,而后跟陈兴寒暄了一会,又给陈兴留了,让陈兴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打他,郑广源随后也离去。

“陈兴,我还以为刚刚那些警察是你喊过来的。”钟灵看着陈兴,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想想刚才最后一刻,她还心有余悸。

“不是,我刚才都还在和市局的警察焦急的在找线索呢,刚有点眉目,你的就打过来了,没想到区分局的人行动会这么迅速,也幸好他们及时赶到,要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陈兴庆幸道。

“嗯,这次的确多亏了这些区里的警察。”钟灵点了点头。

“钟小姐,陈市长,打扰你俩一下。”张姓队长走了过来,歉意的朝陈兴笑笑,转头对钟灵道,“钟小姐,等下麻烦你跟我们回局里做下笔录。”

“没问题。”钟灵点着头,她恨不得尽快协助公安局的人把案子破了,让赵强那人渣受到应有的惩罚。

“那好,陈市长和钟小姐先聊着,等下我们这边收队,要回局里的时候,我再过来通知钟小姐。”张姓队长很是客气的对两人说着,对陈兴的态度更是表现出应有的恭敬来。

张姓队长和陈兴、钟灵两人说完后,不动声色的走到角落去,没人去注意他的举动,张姓队长看了一眼左右,拿出打了出去。

“陈少,事情出了个大意外,刚才差点把我吓得心脏都停止跳动了。”张姓队长在里说道。

“怎么回事,刚刚我似乎看到有两辆市里的车子,车上下来什么人?”陈君和疑惑道。

“是市里的郑市长,还有我们市局的老大,陈书记。”张姓队长说道,这会和陈君和说着,他都感觉自己额头还在冒着冷汗,刚刚向陈一鸣汇报的一番话,都是他急中生智想出来的,幸好是将陈一鸣应付过去了,最主要的还是陈一鸣亲口说了这个案子还是交给他们办,要是市局接手过去,事后调查出点异常来,他都不敢想象后果会如何。

“那陈书记说什么了没有,案子还在你们掌控之中吧?”陈君和迫切的问道,声音也有几分着急。

“陈少,还好,我把陈书记应付过去了,案子还是我们来调查,总算是逃过一劫。”张姓队长笑道,“对了,跟钟灵在一起的那男的是南州市市长,两人是朋友关系,估计也是因为那男的缘故,才会连郑市长和陈书记都惊动。”

“真的是南州市市长?”陈君和神色难掩震惊。

“假不了,要不然郑市长和和陈书记哪会过来。”张姓队长肯定道。

“没想到真会是南州市市长,钟灵倒是认识了一个有来头的朋友。”陈君和听着张姓队长的话,喃喃自语着,脸上有一种后怕,但也暗暗松了口气,案子还在区分局的掌控就还好,要不然他的一番算计都落空了,想到刚才龚建业跟他说的看到陈兴的工作证,他还不太相信陈兴的身份,没想到竟会是真的,本以为那个小意外不会对他今晚的计划有啥影响,没想到还真是险些就让他阴沟里翻船,而且还有可能连他自己都被连累。

“陈少,我这边先处理事情,咱们等会再说。”张姓队长说道。

“好,你先去忙,等会说。”陈君和点了点头,心里暗暗琢磨着计划可能要发生一点变化,钟灵竟会认识一个大市长,那他可不能再按照原来的计划去行事了,应该要适当发生些变化。

“看来必须得付出一些代价了。”陈君和眯起了眼睛,多了陈兴这个意外因素,让他不得不改变之前的一些想法。

陈兴和钟灵此时仍站在原地讲话,陈兴奇怪这些绑架的人为何要冲着钟灵去,问着钟灵原因,钟灵脸色变得有些苍白,生硬的笑了笑,“没什么,是因为公司内部的纠纷,那指使绑架的就是我们公司内部的人。”

“你们公司内部的?”陈兴诧异的看着钟灵。

“嗯,是我们公司的。”钟灵并不想多说什么,对陈兴也是有意隐瞒。

陈兴点着头,道,“难怪那些人目的那么明确,钟灵,以后你得小心点了。”

“陈兴,没事的,相信今晚过后,也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了。”

“那样就好。”陈兴笑道。

两人说了几分钟的话,那张姓队长便过来说要收队回局里了,陈兴和钟灵随即也跟着离开废废金属厂,钟灵和公安局的人一块回去做笔录,陈兴没再跟过去,和钟灵约了明天再联系,陈兴也回自个下榻的酒店去。

区分局,赵强暂被关在审讯室,审讯室里没人,出人意料的是赵强的也没被没收,此时赵强仍在打着,没想到会出事的他正在四处打求助,将自己印象中认识的有来头的人都打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才有警察进来,看到赵强在打,警察呵斥了一声,上前没收赵强的。

“好好呆着,再不老实就给你点颜色瞧瞧。”那名警察推了赵强一把,让赵强乖乖坐在椅子上。

警察随后又出去,赵强欲哭无泪,从刚才的惊呆到现在的怕极,赵强的心理经历着正常人都会产生的变化,那名警察呵斥他的话,赵强是何其熟悉,刚才不正是在废金属厂里听到的呵斥钟灵的话。

被没收走,便一直没有警察进来,赵强焦急而又烦躁的等待着,内心深处更多的是惊恐,他不知道自己刚才打了几个到底有没有用,平日里吃喝玩乐的朋友,有好几个都是家里有人当官的,经常吹嘘说自个多么多么有办法,又认识什么什么人,赵强寄希望于那些人能够帮上忙,刚才他打过去,那些人也一个个点头说好,要帮他疏通关系,赵强不知道他们到底靠不靠得住。

门再次被轻轻的推了进来,赵强看到进来的人时,眼泪差点都掉出来,他也给陈君和打了,没想到陈君和来得这么快,几乎是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君和,出事了,出事了,这次你可得帮帮我,要不然我完蛋了。”

“我知道出事了,没出事你至于在这里面嘛。”陈君和摇了摇头,看着软弱不堪的赵强,眼底深处闪过一丝鄙夷,脸上依然带着一丝关心的笑脸,“赵哥,你先别急,坐下来好好说,能帮你的,我一定尽力帮你。”

“对,对,君和你现在能进来,肯定是有办法的不是,你一定得帮帮我。”赵强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般,他想着抓着陈君和的手,但双手带着手铐不方便,嘴上急促的说着,“君和,我就是听了你的建议,想要从钟灵那臭女人身上拿回股份,没想到会出事,事情都快成了,最后警察却是突然冲进来了,那些该死的警察都不知道是怎么会出现的。”

赵强说到最后,脸色带着狰狞的愤怒和不甘。

“赵哥,小声点,这里还在公安局呢,你说话要小心。”陈君和提醒着赵强。

“是是,在这里面不能乱说话。”赵强脸色一白,赶紧往门口望了一眼。

“赵哥,你用什么办法要从钟灵身上拿回股份了?事先怎么没跟我打个,我好给你提提建议。”陈君和摇头笑着。

“君和,你就别提了,你建议我要用非正常的手段,我想来想去,无非也就是绑架威胁罢了,决定了这事,我急着要对钟灵下手,也忘了跟你说了。”赵强懊恼的说着,其实他心里也没想过要和陈君和说,虽然是陈君和建议他的,但这种不光彩的事,他既是做了决定,又干嘛非得要和陈君和说,只不过眼下也需要陈君和帮忙,赵强才又是另一番说辞。

“哎,赵哥,先不说这个了,现在当务之急是把你弄出去,我在公安局也认识了那么两个领导,但不知道管不管用,他们肯让我进来,已经是冒了极大的风险了。”陈君和很是为难的说着,抬头看了赵强一眼,“赵哥,你先等着,我再出去试探一下他们的口风,看能不能把你这案子压下。”

“君和,那你快去,只要花钱能解决,花多少钱我都愿意。”赵强迫不及待的说着。

“是吗?赵哥,多少钱你都愿意?”陈君和看着赵强,笑容有些诡异。

“当然愿意,只要能安然无恙的出去,钱算什么,多少钱我都愿意花。”赵强小鸡啄米似点头。

“赵哥,有你这句话,我也更有底气去帮你关说了。”陈君和笑了起来,“赵哥,你等我好消息就是。”

陈君和走了出去,审讯室外面,张姓队长正独自一人站着,看到陈君和出来,两人互相使了个眼色,陈君和跟着张姓队长到了办公室。

“怎么样,那个钟灵走了没有。”陈君和急切的问道。

“走了,做完笔录我就让她离开了,幸好她也没多说什么。”张姓队长笑了起来,“她跟那位陈市长认识,这件事又已经惊动了郑市长和陈书记,她要是提点什么要求,那还真会让我们为难,我估计她现在也还惊魂未卜,并不会多想到什么。”

“把她应付走了就好。”陈君和点了点头。

“陈少,那个赵强在里面是什么反应?”

“还能什么反应,废物一个。”陈君和不屑的笑了笑,“不过这样也好,他越是蠢笨,对我的计划越有利。”

“那我就祝陈少马到成功了。”张姓队长朝陈君和谄媚的笑笑。

“成功了,好处也少不了你的。”陈君和笑着看了对方一眼,“你这个大队长也当了好几年了,再努力努力,说不定有机会成为分局副局长。”

“那还得靠陈少多多帮忙。”张姓队长身态端得更低。

“咱俩认识这么长时间了,能帮张队长的,我是绝无二话。”陈君和笑道。

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眼里各自都是满意的神色,他们也是各取所需,互相利用。

在张姓队长办公室坐了十几分钟,陈君和又回到了审讯室,赵强见到陈君和进来,惊喜的站了起来,“君和,怎么样?”

“赵哥,事情怕是有点麻烦。”陈君和苦笑着摇了摇头,“赵哥,你怕是不知道,那钟灵认识了个有来头的主,就是跟钟灵在一起的那男的,他是南州市市长,听说他今晚也被你的人一块绑架了?”

“那是办事的那帮兔崽子乱来,让他们只绑钟灵,结果他们连钟灵身旁的男的也一块绑过来了,但我很快就让人放了他了呀。”赵强急道。

“你是让人放了他,但事情麻烦就在这里,他是堂堂的市长,虽然他没什么事,但钟灵是他朋友,他报了警,这件事都惊动了咱们市里的郑市长和政法委的陈书记,两人都过问了此案,说要严查,赵哥,这样两个大领导都发话了,你说区分局的人哪敢乱来啊,别说是区分局的,就算是市局的领导,都不敢压下这个案子,要不然被上头的那两位大领导知道,谁都吃不了兜着走。”陈君和无奈的摊着手,“赵哥,你这次实在是把篓子捅得太大了,我想帮你都无能为力。”

“钟灵身边那男的怎么会真的是市长,怎么会真的是市长。”赵强喃喃自语,神情有些发傻,可笑他还以为那本工作证是路边摊随便请人做的几块钱的仿真证件,没想到他才是真正的SB,下一刻,赵强又像是得了失心疯一样骂了起来,“我早就猜到钟灵那臭女人绝对不是个好货,还把自个标榜得多么高尚纯洁,其实老早就和别的男人勾勾搭了,她还真是好本事,之前勾搭那死老头子了,她现在不缺钱了,立马又勾搭上一个当官的,这臭女人不去当鸡真是可惜了,她就是一个臭表子。”

陈君和听着赵强发疯似的话,面皮一阵抽动,有些无语的望着眼前这位赵大少,真的是比刘阿斗还不如,到了这份上,还只知道骂人,不过这样子的赵强,倒是陈君和乐意见到的,赵强越是愚蠢,他心里也就越发的高兴。

“赵哥,现在可不是骂人的时候,还是先想想你自个怎么出去吧,这才是要紧事,刚才我那位分局的朋友说了,像你这种绑架威胁并且意图强女干的行为,很有可能要判个二十年,再加上这案子有市领导过问,说不定法院那边也会从严判决,到时候你可能要被判个无期。”陈君和眼神闪烁着,对赵强说道。

“无……无期?”赵强神色一呆,颓然的坐在了椅子上,随即又跳了起来,歇斯底里的喊着,“谁说我也有意图强女干的行为的,乱扯,这是乱扯,这是强加之罪,我根本没有那个想法,也从来没说过那样的话。”

“赵哥,是跟你一起的那几个小混混说的,他们一被带回局里就哭爹喊娘的说要争取宽大处理,说要坦白交代,说是事情跟他们没关系,全都是你指使的,你还指使他们对钟灵实施强bao,警察恰好在那时撞了进去,他们才没得逞,这些可都是你的人交代的,没人要把这罪名强加到你身上。”陈君和摇头道。

“污蔑,他们那时污蔑,我从来没说过那样的话,也没指使他们那样干,我只是要让他们把钟灵的衣服脱了,给钟灵拍几张艳照,好威胁钟灵,根本没有那种想法,那几个王八羔子,他们这是要把我往火坑里推,他们说的话都是假的,是他们自个编造的,一定是他们为了争取宽大处理,这才把脏水都往我身上泼,一定是这样的,王八蛋,老子要是出去,一定要宰了他们。”赵强狰狞道。

“赵哥,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能不能出去还是个问题,想找他们麻烦也没得找,现在还是想想怎么办吧,你要是真被判个无期,那你这辈子就真的废了,就算不是无期,退一步讲,只判你个二十年,你现在三十五六了,等你出来时,都已经快六十岁了,你这辈子也基本上完了。”陈君和一副替赵强着想的样子。

“是啊,我要是真被判那么久,那我这辈子就真的完了。”赵强满脸恐惧,“我不能就这样完了,我还有大好的人生要享受,我有钱,我还没玩够,我还没享受够,我不能在监狱里度过我的后半生,我一定要出去,君和,你得帮我想想办法,我求求你了,你去帮我找人,找关系,只要用钱能解决,我就是倾家荡产也愿意。”

“赵哥,就怕你想倾家荡产还没机会呢,这次的事情,怕是没什么人敢帮你。”陈君和摇了摇头,“除非……”

“除非什么?”赵强紧紧的盯着陈君和,被陈君和挑起了最后一丝希望。

“除非你认识省里的重量级领导,那估计能把你捞出来。”陈君和说道。

“我哪能认识什么省里的领导,要是认识,我至于在这里愁眉苦脸吗。”赵强颓废道。

“赵哥,那就真的很难办了。”陈君和无奈道。

“君和,还有别的办法吗,我知道你能想出别的办法的,快帮我想想,我要是能出去,一定好好的感谢你。”赵强紧紧的拽着陈君和,将他视为救命稻草。

“赵哥,你轻点,我都要被你拽倒了。”陈君和苦笑道,“赵哥,你先让自己冷静一些,天无绝人之路,我相信事情总会有办法的,我出去后再帮你找关系疏通,看会不会有转机,你在里面也别承认自己有罪就是,就先死咬着。”

“好好,君和,我听你的,你一定得赶紧帮我找关系,我在里面等你的好消息。”赵强激动道。

“放心吧,咱俩什么交情,我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兄弟进监狱不是。”陈君和真诚道。

“君和,还是你讲义气,老子平日里的那些自称兄弟的朋友,刚才都给了他们打求帮忙,也就只有你过来了,除了你真心在替我着想,那些狗日的就没一个讲义气的。”赵强气愤道。

“赵哥,你还没看出来嘛,这年头,跟你称兄道弟的人大都是靠不住的,你那些朋友,大都是冲着你手里有俩钱,跟你一块混吃混喝罢了。”

“不错,真被你说中了,都是一帮狗杂碎,亏老子之前还瞎了眼,和他们称兄道弟。”

“好了,赵哥,现在生气也没用,我先走了,明日再来看你,希望到时也能给你带来好消息。”陈君和笑道,“分局这边,我刚才帮你疏通了一下,他们等会审讯你,只会中规中矩的问你话,不会过分为难你,你放心。”

“君和,谢谢你,要是你没过来,我估计我都快崩溃了,幸亏我还有你这样真正的朋友。”赵强感激道。

“咱俩之间说这些干嘛。”陈君和摆了摆手,笑道,“赵哥,你这是没把我当朋友。”

“是我说错话,那赵哥就不跟你说这种感谢的话了,我要是真能出去,一定要和君和你一醉方休,咱俩拜把子。”赵强道。

“好呀,我就等着赵哥出来了。”陈君和笑了起来。

从审讯室里出来的时候,陈君和终于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回头看了审讯室一眼,陈君和嘲讽的笑了笑,心情愉快的离开。

“陈少,这是从赵强身上收缴上来的协议书,刚才忘了给你了。”张姓队长把文件给了陈君和。

“本来这玩意是有用的,现在却是没多大用处了。”陈丹和拿着手里的股份转让协议书,神色颇为可惜,他让人等到赵强逼着钟灵签下这份协议书后,这才让早就串通好的警察冲了进去,他的目的也包含着这份股份转让协议,但因为多了陈兴这个意外因素,这股份转让协议也没多大用处了,就凭钟灵认识陈兴,陈君和也不敢真的把这股份吞下去,钟灵要是通过陈兴再让市领导关注到这个案子,那他才是得不偿失。

现在,他不得不付出的代价还是得花五亿从钟灵手里买下这些股份,不过一旦钟灵离开赵氏集团,赵强手里便有赵氏集团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至于赵强手上的股份嘛,陈丹和阴笑了两声。

“这股份先放你这里吧,总要还给钟灵的,钟灵忘了问这事,但事后冷静下来肯定也会想起来,这股份协议书是她被逼签下的,现在案子发展到这地步,这协议书形同鸡肘,也失去意义了。”陈丹和把协议书递给张姓队长。

“那行,回头钟灵要的话给她就是,那样她就更不会怀疑啥了。”张姓队长笑道。

一夜无话。

次日上午,南州市如期召开了市委常委的小范围碰头会,会议由市委书记葛建明召集,非正式的市委常委会,不做会议记录存档,除了外出招商引资的市长陈兴,还有军分区司令许峰未参会外,其余常委均出席会议。

陈兴人在外地没法回来,军分区司令许峰未来参会则是正常得很,除非是重要会议,否则许峰并不是每次都会来参加常委会,他这个军分区司令挂了个市委常委的头衔,最主要的作用是维系部队和地方上的联系,方便一些涉及到军地之间的事情的沟通和协调,对于地方上的事务,许峰是没法多插手,也不可能插手的,所以许峰出席常委会的话,象征意义多过实际意义,其不来出席,也没人会说什么,这次也不是正式的常委会议,许峰没来也正常。

在场的总共有九位常委,邵华东不动声色的环视了众人一眼,陈兴没在,他这个常务副市长愈发显得孤立无援,另外一个常委副市长贾正德,因为上次南岭公路的重大交通事故,邵华东和贾正德表面上和气,但暗地里却是势同水火,邵华东对贾正德是憋了一肚子火。

葛建明提及了昨天下午在上流传的相关帖子,因为帖子已经在上广泛流传,并且引起了巨大舆论反响,事关南州市官方形象,葛建明召议,希望能拿出一个妥善的解决办法,平息舆论对南州市官方的不利影响,也对关注此事的民众有一个满意的交代。

“我们纪委这边又接到了一封举报信,信件可能来自检察院内部,其真实性还有待考证,我姑且就先说一说吧。”纪委书记唐成杰轻咳了一声,“那写信的人据称是经办邓锦春案子的办案人员之一,他说他们的负责人徐景森之所以会对邓锦春严刑逼供,是因为来自于成容江同志的授意,现在看到徐景森身陷囹圄,他出于良心上的自责,道出真相,希望徐景森能够得到宽松处理。”

“成杰书记,既然你都说了信件的真实性有待考证,那么我看这种还未经证实的举报信,还是不要拿到常委会上来说了,这不仅不严肃,也有点儿戏了。”邵华东淡然说道。

“华东同志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我也就是说下有这么一个情况而已。”唐成杰笑了笑。

“其实不管这封所谓出自检察院内部的举报信是真是假,我看成容江同志作为检察院的负责人,这次检察院出了这样的办案丑闻,让我们南州市官方在舆论上如此被动,我觉得成容江同志应该承担一定的,不管怎么说,他这个一把手都难辞其咎。”廖东华紧随其后说道。

邵华东眉头微皱,转头看了邵华东一眼,心里原有的隐忧更甚,要说唐成杰只是打开枪匣子的话,廖东华则是直接开了打向成容江的一枪。

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邵华东暗暗忧心,陈兴在话的,他们在常委会上都显得势单力孤,现在陈兴不在,只有他一人,在常委会上说出的话更没有多大的分量,邵华东知道,今天,他恐怕只能表示的态度和立场,但对结果,怕是无能为力了。

“要平息对咱们南州市官方的不利舆论,必须得有一个人出来为此事负责,单单只是一个徐景森,估计也没法让此事平息,昨晚我也关注了下上的舆论,有人就在调侃说咱们是抓了小虾放了大鱼,徐景森一个科长哪敢对一个副处级干部刑讯逼供,后面还有更大的一条大鱼没人敢抓,民都如此调侃了,咱们总不能无动于衷。”宣传部长杨萍萍道,她是负责舆论宣传阵地的,涉及到这方面的事,杨萍萍发言,显得理所当然。

听着杨萍萍的话,邵华东嘴角有些苦涩,今天这小范围的碰头会,他是一点都说不上话了,唐成杰代表着葛建明那一方,而杨萍萍,是属于本地派势力,两方在这次的事件上,态度竟是隐隐有些默契。

“成容江同志在负责检察院的工作期间,一向是兢兢业业,为咱们市里的纪律检查工作做出了突出的贡献,这次的事件,成容江纵使是负有一定的,我们也更应该考虑成容江同志所做出的功绩。”市委书记葛建明发话了,言语间看似偏向了成容江。

但葛建明的话一说出来,市委副书记沈凌越和宣传部长杨萍萍对视了一眼,两人脑海里都同时冒出了道貌岸然、老奸巨猾的想法,就连邵华东,看着葛建明的目光也是有些复杂,已经在暗地里亮出了一把阴森森的刺刀,但葛建明表面上却是表现得中正仁和,让人感到恐惧。

“成容江同志确实也做了很多值得肯定的工作,我们不应该因为这次的事件而完全否定他,但这次的事件,也不能说成容江同志就没,依我看,咱们应该考虑个折中的办法。”唐成杰说道。

“成杰书记说的有道理。”杨萍萍笑着点头附和唐成杰的话,“对了,成容江同志这次不是出了车祸嘛,我看咱们应该多给成容江休息静养的时间,他现在的情况,还要负责检察院的工作,我看是不是有些为难他了?”

“没想到杨萍萍这女人平日里一团和气的,竟也会这么阴毒。”邵华东深深的瞥了杨萍萍一眼,杨萍萍是笑着说出这番话的,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谁都知道杨萍萍那是建议让成容江直接办个病退,对成容江这种还有将近十年政治生命的副厅级干部来讲,杨萍萍这样讲,不可谓不狠。

邵华东此时此刻除了对杨萍萍这样的女人感到惊惧,更多的是疑惑,成容江和杨萍萍应该是素无过节才是,杨萍萍为何要这样对成容江发难?这对杨萍萍本人来讲并不会得到任何好处,官场讲究的是和光同尘,杨萍萍的做法实在是让他无法理解,再看看副书记沈凌越,他和杨萍萍一向是一同进退,今天他并没吭声,但也没对杨萍萍的做法有任何惊讶,很显然,沈凌越是知道杨萍萍会这么说的,也是默认对方做法的,否则单纯是杨萍萍的个人行为的话,没沈凌越的支持,杨萍萍应该也不会这么大胆。

邵华东想不通,沈凌越和杨萍萍是市里本地派的主心骨,他们和葛建明一向走不到一块去,今天为何会是葛建明的人先起头,杨萍萍则煽风点火,推动事态的进一步发展,这本身就不同寻常。

“要不这样吧,我觉得杨部长说的也不失为一个好建议,咱们就让成容江同志专心养病,这也有利于成容江同志身体恢复,至于检察院的工作,咱们再重新挑选一个合格的干部负责。”市委副书记沈凌越笑道,“当然,这事咱们也得知会省检察院,征求省检察院的意见。”

“凌越同志说的也是一个可行办法,不过终归是要大家表决。”葛建明点了点头,他这话,等于是要一锤定音,所谓的表决,根本不会再有任何悬念。

九个常委,七个人举手,只有葛建明和邵华东没有举手,邵华东没举手是反对,而葛建明,大家都知道其没举手并不是真正的反对,而是他举不举手都不会对结果有任何影响,他身边的几个人都举手赞成,葛建明会是什么样的态度还用想吗?

邵华东心里有些替成容江悲哀,成容江是没法再继续坐在检察长的位置上了,这次虽然不是正式的常委会,但会议的结果也代表了南州市党委的一致意见,检察院虽是归人大和上级检察院双重领导,但党委都已经取得了一致意见,市人大那边,那都已经不用考虑了,而省检察院,对于南州市党委的意见也不可能不予理会,就算是他们有心维护成容江,也得考虑南州市党委的面子,现在只等党委这边知会省检察院,成容江离任是已成定局了。

邵华东对这结果无能为力,今天陈兴要是在,即便陈兴强烈反对,也不可能对这结果产生影响,陈兴在事务上能够强势,但在常委会上,终究是没法和葛建明抗衡,人事上,葛建明还是牢牢占据着优势,而这次,更是连沈凌越和杨萍萍都跟葛建明的意见一致,面对两方联手,陈兴更是没什么办法。

北京丰益医院怎样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安庆治白癜风医院
贵阳哪个医院治疗癫痫好
深圳好点的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