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至尊神皇 第十五章 终得赤羽

发布时间:2019-11-19 07:54:18

至尊神皇 第十五章 终得赤羽

夏侯明眉头微邹,心中暗想:“王家最近越来越不将夏家放在眼中,不要以为能攀上鬼王宗为靠山就能与夏家抗衡,现在的夏侯明根本就没将王家的动作放在眼里,最重要的是如何以最xiǎo的代价得到赤羽剑。

夏侯明示意拍卖师将价格提升至六百万金币,拍卖师领会后向着底下众人説道:“夏家出价六百万金币,还有没有比这个高的?”

拍卖师的话刚结束,就听到沙哑干涩的声音传来!

“七百万!!”

“七百万,我没听错吧?兄弟!”石魁有些不确定的问向身旁面带凝重之色的常人杰,此时常人杰的眼中也是泛出强烈的不可思议。

常人杰很快恢复过来,摇着头苦笑着对石魁説道:“我也很奇怪,难道此次拍卖有我们不知道的内幕?”常人杰説到这立即摇头説道:“不对,没有这种可能!难道!”常人杰再要将他意识到的事情説出口时停了下来,看着陷入深思的石魁静等他的答案。

石魁眼中一亮,看向常人杰,发现常人杰也在看着他,于是石魁压低声音对着常人杰耳语道:“莫非赤羽剑隐含着某个巨大的秘密?”

常人杰用眼神示意他也是如此做想,两人同时diǎn头,没有继续交谈,静待事情的发展,只是两人眼神中都透露出一种无奈,他们都意识到有关赤羽剑的一切,他们没有实力去参与!即使宝藏就在他们面前,他们的选择可能会是毫不犹豫的撤退!

拍卖现场众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在神秘黑袍人的身上,众人没有想到此人竟然有如此大的魄力,竟然以七百万的价格去拍卖极品宝器,而且还是冒着得罪红叶城夏家的前提下。众人都在想夏家将会如何做出选择,是任由此人得手,还是维护夏家在红叶城的地位。

此时一号贵宾室中坐着一位年约三十几许,身穿亮银锁子甲的男子,两眉如刀锋,微薄的嘴唇,显得颇为英武。端坐在椅子上细心的听着手下汇报。此人正是红叶城城主秦洪宇座下第一干将——秦风。

秦风此人不仅修为不弱在凝气后期中阶,而且谋略过人,对手下也是极为呵护,在红叶城中拥有极高的威信,但此人做事却极为低调,从不张扬跋扈,据説此人已经初窥化元真谛,只是还未被证实,隐藏之深可见并非一般人物。

“秦将军,属下刚从司徒城那里打探回来,据司徒城説,赤羽剑只是不错的极品宝器,并没有其他的秘密,并没有外面疯传的某处宝藏的关键所在。他也想知道为什么夏家和神秘黑袍人对赤羽剑有如此高的兴趣!”一个头领模样的中年汉子,进入房间后对着秦风説道。

“好,我知道了,退下吧!”秦风原本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一双如鹰眸的眼睛透出一股精光。眼神中闪烁着莫名的精光,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是,属下告退!”説完,随即躬身退到一旁。

此时秦风心中在想:“究竟是什么原因,会让夏家肯花如此大的代价,只是为了一件还説的过去的极品宝器?夏家不是傻子,更何况还有一个神秘黑袍人也在争夺,可以肯定的是赤羽剑绝对超过现在竞拍的价值。天下拍卖行的司徒城是不会骗自己的,难道打造赤羽剑的材料中有稀世奇珍,秦风为自己有这种想法感到好笑,不説大陆上稀世奇珍就那么几种,一双手都能轻易数清,更何况用稀世奇珍打造的武器,最低也是地级级别的武器。在赤羽剑刚出现在拍卖现场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赤羽剑都是用何种材料打造而成的,陨石钢虽然稀有,但他想要得到也并不是没有路子。至于其他的材料,只能説是上等的制造极品宝器的材料而已。

秦风想了许久也没能明白,只好暂时先放下,等夏家或神秘人得到赤羽剑后,只要紧盯着这两方人马就能水落石出,秦风喟叹一声,他并不喜欢这种事情不在掌控中的感觉!暂时摒弃心中杂念,秦风继续观看事态的进展。

夜苍狼听到黑袍人説出七百万的时候,心中一惊,感到背心被一股寒气笼罩,冷汗随即沁透后背,夜苍狼庆幸自己还没有对黑衣人采取不利的行为,因为从黑衣人一掷千金的手段下,夜苍狼就知道此人看似没有*,实则实力强悍,虽然并不一定是个人实力,但可以肯定的是此人背后必有一个庞大的势力支持,因为就算是夜苍狼的狼牙冒险团一下子都拿不出七百万用来购买一件在普通人眼中只是极品宝器的赤羽剑。

原先因为众人都不知道此人的身份,所以想当然的认为对方也就是一个实力强悍的独行客,而现在却显露出黑衣人的手段,这显然只是他实力的一角。可想而知,假如夜苍狼真的对其动手,后果不言而喻,夜苍狼暗感命运无常。

王泰阴沉着脸,当听到黑衣人报价七百万时,眼中显出一丝惊愕,王泰心中顿时想到:这不可能,怎么会赤羽剑究竟隐藏着多大的秘密,竟然有人愿意付出如此大的代价也要得到赤羽剑,王泰后悔当时没有多带一些金币,想着一件蕴含极大秘密的武器就在自己的面前被别人堂而皇之的夺走,王泰始终觉得不甘心,可是现在回去去取肯定为时已晚。王泰无力的叹了一口气,正想对手下人説什么的时候,只听到二号包房中传来夏侯明的声音。

“八百万”!!

夏侯明此举也是无奈,现在的他已经确定这神秘黑袍人要么在之前就已经知道赤羽剑的秘密,要么就是在自己发现赤羽剑的“势”时候,神秘人也发现了,不过夏侯明感觉前者比较可靠,不然如何解释正值天下拍卖会时,神秘黑袍人现身,并且前期对其他拍卖物品毫无兴趣?

夏侯明明白与其畏首畏尾的一diǎndiǎn加价,不如直接放大,其一可以向黑衣人传达夏家志在必得的决心,再则至少可以提醒一下对方,现在与之竞价的是红叶城三大世家之首的夏家,以此提醒神秘黑袍人有所顾忌,从而使得自己可以最终获得赤羽剑的归属!

夏侯明在喊出八百万之后,目光凝重的看向神秘黑袍人,想看看神秘黑袍人有没有反应,令夏侯明失望的是他并没有看到神秘人有任何动作。

台下众人此刻也是将目光锁向神秘黑袍人,众人心中万分激动都在想,神秘黑袍人是否会继续加价,整个现场又是一片寂静,而打破这寂静的是拍卖师的声音,只听拍卖师被压制激动的声音响起:“夏家出价八百万!第一次!还有没有更高的!”

众人目光转换,身边之人对视着,他们都从对方眼中看出此次拍卖会的不简单,无奈中他们想到他们也只能在旁边以看客的形式见证了这一充满神秘色彩拍卖盛会!

“八百万第二次,还有没有出家更高的!”再一次传来拍卖师的喊声,众人摒弃呼吸,时间好像被无限放大了似的,所有人静等着是否还有一波三折的事情发生。让众人意料之外的神秘黑袍人此刻如同局外人般丝毫不显焦急,没有一diǎn动作,就好像刚才竞价的是另外一个人,这种反差让众人一时间难以接受!

夏阳所在的包房内,夏侯明一众人也是紧盯着神秘黑袍人,心中念道:“希望这神秘人能够知难而退,放弃这场拍卖。”或许众人的想法被神秘黑袍人领悟,也或许神秘人不想得罪夏家,也或许

直到最后,当拍卖师一锤定音的将赤羽剑划归夏家所有时,也没见黑袍人出手!

夏侯明在听到拍卖师的话时,终于松了一口气,原本紧绷的心神也是悄然放松,此时的夏侯明才发现双手因为过度紧握而明显苍白了许多,手心中也是布满了细微汗珠。夏侯明无奈的苦笑,暗道:“看来自己的火候还是不够啊!”突然想到这里,夏侯明下意识的看向夏阳,发现夏阳并没有过多的紧张!夏侯明摇头暗嘲,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想到夏阳的对此事的反应,自己看来真是过于紧张了!

夏侯明收回驳杂的思绪,他知道用不了多久司徒城就会带着赤羽剑前来进行交易。果然,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只听司徒城爽朗的笑声传来:“恭喜夏兄,最终夺宝啊!xiǎo弟这次可是见识到夏家的实力了!不过赤羽剑也是“宝剑赠英雄”,想必夏烨夏公子肯定适合这把剑!”

“呵呵司徒兄过奖了,不过你説的不错,这把剑算是配得上烨儿这孩子!此次拍卖,可是我红叶城难得的一次盛会,想必不久司徒兄就会得到总部传来的嘉奖啊,xiǎo弟提前恭喜司徒兄了!对了,司徒兄这是八百万金币,请验收!”説完拿出一张蓝色镶着金色紫罗兰图样的卡片,夏侯明不想在此多耽误时间,不管司徒城是否知晓赤羽剑的秘密,既然对方不説透,他倒也乐意装糊涂!

夏侯明并不担心有人会説出赤羽剑的秘密,先不説有几人知道,就算有人知道也要考虑是否有实力从夏家夺走,并承受夏家的怒火。再就是这么大的事情发生有心人肯定会追查赤羽剑,説不定赤羽剑的秘密就会公之于众,这样不仅面临夏家追杀,还要面临红叶城其他势力的逼迫,甚至红叶城之外的势力窥探。

司徒城听出夏侯明的意思,当即説道:“好,既然夏兄有事,那xiǎo弟就不强留了,本打算请夏兄喝几杯,看来今日是不可能了!”説话的时间,司徒城就接过蓝卡看也没看就收了起来,并没有要验证卡内金额是否足够。

夏侯明心中不得不説司徒城的这一做法做的漂亮,最起码自己对司徒城的评价又上升了一个层次。夏侯明暗暗diǎn头,拱手道:“改日xiǎo弟一定登门拜访!xiǎo弟还有要事,就不逗留了。司徒兄,告辞!”

“好,来日方长,夏兄既然如此,请便!xiǎo弟拍卖会刚结束还有一大堆事要处理就不送夏兄了!”司徒城也不多做强留,拱手笑着送道!

夏侯明向房外走去,夏阳等人在后跟着,在走廊里夏侯明与王泰相遇。

此时的王泰心情无比烦躁,不过王泰还是扬起笑脸拱手道:“恭喜夏兄,得宝而回,夏家果然财大气粗。不愧是红叶城第一世家!”

“哪里,哪里!王兄客气了,夏某还要多谢王兄未曾参与,不然拍得赤羽剑并不会这么顺利的!王兄

,夏某还有要事,就先告辞了!”説完夏侯明不待王泰回答就向外走去。

王泰冷哼一声,刚要动身回去的时候,就看见神秘黑袍人冲着夏侯明几人而去,顿时来了兴致,他倒要看看这神秘黑袍人是否会为了赤羽剑想夏家大打出手。

而夏侯明也已经注意到了神秘黑衣人的动向,眉头微皱,暗道:着麻烦还真是不断!夏侯明运起全身灵气,以防止神秘黑袍人直接对赤羽剑进行抢夺。不过显然夏侯明的顾虑是多余的,只见神秘黑袍人步履蹒跚的向着众人走来,在两丈外停下,神秘黑袍人拱手説道:“敢问可是夏家夏兄!”

夏侯明diǎndiǎn头,心中暗道:“该来的始终要来的!”不过夏侯明在不了解此人目的的前提下,还是尽显大家风范:“不才,在下正是。请问阁下是谁?有何要事?”夏侯明试探道。

“夏兄客气了,在下无名之辈,就是説了想必夏兄也不会注意到我这样的xiǎo角色,不提也罢。明人面前不説暗话,夏兄也知道我此来的目的。不知夏兄是否肯割爱,将赤羽剑让给在下,当然”

夏侯明暗道果然,此人的目的是为了赤羽剑看来此人也是知晓赤羽剑秘密的人之一,不过夏侯明是不会将得手的东西再转手给别人的,更何况这是一件有机会晋升为玄器的武器。想到此夏侯明当即打断神秘黑袍人説道“朋友,不好意思,赤羽剑是不可能让给你的,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在下就先告辞了!”夏侯明语气中充满坚决,没有丝毫的商量余地,完全否定了他刺来的目的。

“这,我也知道这样十分唐突,实不相瞒xiǎo弟此次就是专程赶来参加这次拍卖会,目的就是赤羽剑,只是没想到夏兄对赤羽剑如此感兴趣,只要夏兄肯将赤羽剑让于在下,在下愿出一千万购买,如何?”神秘黑袍人并没有想到夏侯明会如此果断的拒绝他,不死心的继续説道。

“对不起!我想兄台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赤羽剑我是不会转手相让的,如果兄台没有其他的事情,在下就先告辞。”夏侯明语气有些生冷的説道,同时将夏阳等人护到身后,目光中隐现寒芒,大有一言不合立即动手的趋势。

神秘黑袍人看到夏侯明眼露寒光,顿时知道自己此次的目的并不会很顺利,赶紧笑着説道:“夏兄不要误会,既然夏兄有要事我也就不耽误夏兄的时间,只是希望夏兄如果改变主意的话,还请夏兄派人通知一下xiǎo弟,xiǎo弟现在落脚在城主府旁的如归客栈,在下就先告辞了!”虽然神秘黑袍人的笑声尽显真诚,可其独特的声音还是让人极其不适!

夏侯明看着神秘黑袍人走出拍卖行,心中暗舒一口气,并不是夏侯明修为不如对方,而是顾虑到身后众人,万一真动起手来对方不顾一切对夏阳等人下手,夏侯明也会感觉相当棘手的,更何况此刻的拍卖行鱼龙混杂,説不定就有人浑水摸鱼,乘乱抢夺赤羽剑,那样后果就将不可设想了,还好两人并没有动手。想到此,夏侯明当即对着夏阳等人説道:“走,回府!”

王泰有些失望的看着这一幕,暗叹两人没有动手,从而丧失了一个抢夺赤羽剑的机会。不过他也知道两人现在绝不会动手的,他只是实在不甘心罢了。王泰摇了摇头,説道:“走”。

广东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清远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北京康贝佳口腔医院电话

融水苗族自治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扬州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4岁宝宝发烧
小孩子发烧怎么办
一岁宝宝反复发烧怎么办
孩子反复发烧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